酱香通鉴吕产吕禄两个“荷花大少”焉能谋反?

  

  衣赐履按:昨天我们讲到,吕后死前,把首都长安两支军队分别交给俩侄子梁王吕产和赵王吕禄掌管,叮嘱他们要守护好宫廷,一定不能擅离部队,以免被人算计……然后,带着隐忧追随刘邦去了。然而,她的隐忧,很快就变成了现实。

  衣赐履说:这是史书上第一次出现吕氏欲行“不轨”的文字,原文为“诸吕欲为乱,畏大臣绛、灌等,未敢发”,单从这一句,我们无法确知“欲为乱”是什么意思,因为,目前,皇帝在吕家控制之下,而且身体里流着吕家的血,京城军队在吕家控制之下,大汉相国也是吕家的人,不很好理解吕家打算为什么乱。这种模模糊糊的行文方式,既是文言文的软肋,也是文言文的高妙之处,呵呵。

  朱虚侯刘章的妻子,是吕禄的女儿,所以得知吕氏的阴谋,就暗中派人告知其兄齐王刘襄(齐王刘肥于前189年去世,子刘襄继位),让刘襄统兵西征,刘章跟弟弟东牟侯刘兴居为他做内应,图谋诛除吕氏,立刘襄为皇帝。

  衣赐履说:在《吕家班灭亡记之吕后遗言》一文中,我们讲到刘章在酒宴上公然杀了吕姓皇族一人,基本上与吕氏决裂了,成为长安刘姓皇族的新一代领军人物,吕氏作乱,最应防范的就是他,结果最先得知吕氏阴谋的恰恰是他,费解。刘章不与周勃、陈平等商议,而是直接与千里之外的老哥刘襄联系,此处必有蹊跷。

  刘襄就与他舅父驷钧、郎中令(王宫禁卫官)祝午、中尉魏勃暗中密谋发兵。八月底,刘襄任命驷钧为宰相,魏勃为将军,祝午为内史,征发齐国的全部兵员,向西攻济南国,致书各诸侯王,历数吕氏的罪状,表明自己起兵灭吕的决心。

  衣赐履说:吕后七月三十日逝世,不到一个月,远在齐国的刘襄把一切都准备好了,不知是谁要造反。

  相国吕产等人听说刘襄举兵,就派颍阴侯灌婴统兵征伐。灌婴率军行至荥阳,与其部下计议说,吕氏在关中手握重兵,图谋篡夺刘氏天下,自立为帝,如果我们现在打败齐军,回报朝廷,这就增强了吕氏的力量。于是,灌婴就呆在荥阳不走了,派人通知刘襄和其他诸侯,说,咱谁也甭打谁了,等等看,只要吕氏家族一有行动,咱就联合起来灭了他们。刘襄同意,退兵到齐国境内,静候消息。

  衣赐履说:前文刚说,吕氏想作乱,畏惧周勃、灌婴,所以一直没有行动,现在,刘襄发兵,相国吕产却派自己“畏惧”的灌婴去迎战,这是、这是、这是什么意思?

  吕禄、吕产打算政变,但内怕朝中绛侯周勃、朱虚侯刘章等人,外怕齐国和楚国,又怕手握军权的灌婴背叛吕氏,打算等灌婴与齐军交战之后再动手,所以犹豫未决。

  衣赐履说:内怕,外怕,又怕,那造什么反?大臣不是自己人,诸侯不是自己人,领兵打仗的不是自己人,造的什么反?直到此时,都没有一句实际的吕氏造反的证据。一直强调的是,吕氏想造反,呵呵。有没有一点“莫须有”的意思了?

  另,刘襄造反,吕产不立即逮捕刘章和刘兴居兄弟(两人都是刘襄的亲弟弟),还等什么呢?吕氏兄弟,真是厚道得可爱。

  此时,济川王刘太、淮阳王刘武、常山王刘朝(都是惠帝刘盈的儿子),以及鲁王张偃,都因年级小,没有到封国就职,居住于长安;赵王吕禄、梁王吕产分别统率北军和南军,他们都是吕氏一党。所有侯爵和政府高级官员,人人自危。

  衣赐履说:注意,此处把刘盈的几个儿子,也都当成吕氏一党,这是为了后面诛杀埋下伏笔啊。

  太尉周勃手中没有兵权。曲周侯郦商年纪大了,成天生病,他的儿子郦寄与吕禄是好哥们儿。周勃就与陈平商议,派人劫持了郦商,让他儿子郦寄去欺骗吕禄说,高帝与高后共同安定天下,立刘氏九人为王(刘邦弟楚王刘交,刘邦子代王刘恒,淮南王刘长,刘邦侄吴王刘濞,刘邦堂弟琅邪王刘泽,刘邦孙齐王刘襄,刘盈子恒山王刘朝、淮阳王刘武、济川王刘太),立吕氏三人为王(梁王吕产、赵王吕禄、燕王吕通),都是经过朝廷大臣议定的,并已向天下宣布,诸侯都认为理应如此。现在太后驾崩,皇帝年幼,您身佩赵王大印,不立即返回封国镇守,却出任上将军,率领重兵,留在京师,必然会受到大臣和其他诸侯王的猜忌。您为何不交出将印,把军权还给太尉,请梁王吕产归还相国大印给朝廷,您二人与朝廷大臣盟誓后各归封国?这样,齐国军队必会撤走,大臣也得以心安,您高枕无忧地去做一国之君,这是造福于子孙万代的事。

  吕禄听了,觉得很有道理,就想把军队交还给太尉周勃,他派人把这个打算告知吕产及吕氏长辈,有人同意,有人反对,犹豫未决。

  衣赐履说:这一段就更逗了,打算谋反的家族,居然有人同意交出兵权!这特么像是要谋反的人吗?这不是开玩笑吗?都死到临头了,还在争执交不交兵权的问题!只能说明两件事:1.吕家没打算谋反;2.吕禄、吕产没有把事情想得很严重,压根儿没想过吕氏可能被灭族。

  吕禄信任郦寄,经常结伴外出游猎,途中曾前往拜见其姑母吕媭(吕后的亲妹子,樊哙的亲老婆)。吕媭大怒说,你身为上将军而轻易地离军游猎,吕氏如今将无处容身了!吕媭把家中的金银财宝全拿出来,扔到院子里,说,我特么可不替别人守着这些东西!

  衣赐履说:怪不得封吕媭为女侯爵,如果她是个男的,真谋反了也未可知啊。吕家,看起来真是女强男弱。

  吕禄吕产,从他们的表现来看,不但没做过什么恶,甚至还有点像是善良的阳光大男孩诶!吕媭是有着丰富斗争经验的,看到吕禄的作派,立即意识到已经大难临头了。

  九月初十,清晨,行使御史大夫职权的平阳侯曹窋(读如竹,前宰相曹参子),前来与相国吕产议事。郎中令(宫廷禁卫官司令)贾寿出使齐国返回,批评吕产说,大王不早些去封国,现在即便是想去,还能够吗!贾寿把灌婴已与齐、楚两国联合欲诛灭吕氏的事告诉了吕产,并且催吕产迅速入据皇宫,设法自保。曹窋听到了贾寿的话,快马加鞭,赶来向宰相陈平和太尉周勃报告。

  衣赐履说:都到了这个时候,吕禄吕产还没有控制皇宫,更加说明他们没打算“作乱”。但他们犯下了大忌,他们低估了大臣对他们的恐惧和忌恨,这是致命的。

  周勃想进入北军营垒,但被阻止不得入内。襄平侯纪通负责典掌皇帝符节(尚符节),周勃便命令他持节,伪称奉皇帝之命允许太尉进入北军营垒(我靠!皇帝是吕家立的,下诏书下命令吕家的人不知道,这不是疯了吗?)。事先,周勃命令郦寄和典客(外籍官民接待总监)刘揭先去劝吕禄,说,皇帝指派太尉周勃代行北军指挥职务,要您前去封国,立即交出将印,告辞赴国!否则,将有祸事发生!吕禄认为郦寄不会欺骗自己,就解下将军印绶交给典客刘揭,而把北军交给周勃指挥。

  衣赐履说:吕禄之平庸和单纯,估计他的敌人都想不到。皇帝是你家立的,相国是你兄弟,而且皇帝现在还是个毛孩子(估计十岁左右),在毫无征兆之下,直接夺了你的军权,这不是开玩笑吗?退一步讲,皇太后是张嫣,相国是吕产,太傅是审食其,你交出兵权之前,先去问问行不?在政治斗争上,吕氏兄弟就是两根废柴,吕后肯定早就发现了这个悲催的事实,所以临死前特别交待,我的葬礼你们都不要参加,你们在呆在军队里,千万不要出去!我写到这里,都感觉悲催。

  周勃进入北军时,吕禄已经离去。周勃集合官兵,说,拥护吕氏的袒露右臂膀,拥护刘氏的袒露左臂膀!军中将士全都袒露左臂膀。周勃就这样取得了北军的指挥权。然而,南军尚在吕产手中,右宰相陈平召来朱虚侯刘章辅佐周勃,周勃令刘章监守军营大门,又令平阳侯曹窋告诉统率宫门禁卫军的卫尉说,不许相国吕产进入殿门!

  衣赐履说:前面我们说过,卫尉是南军指挥官,他应该是吕产的嫡系才对,居然,也是太尉周勃的人!

  吕产不知吕禄已离开北军,进入未央宫,准备作乱(作什么乱啊!进宫谋求自保罢了)。吕产来到殿门前,无法入内,在殿门外徘徊往来。平阳侯曹窋害怕无法制止吕产入宫,飞马告知周勃。周勃还担心未必能战胜诸吕,没敢公开宣称诛除吕氏,就对刘章说,立即入宫保卫皇帝!刘章请求派兵同往,周勃拨给他一千多士兵。刘章进入未央宫门,见到吕产正站在庭院中。时近傍晚,刘章率兵向吕产冲击,吕产逃走。突然狂风大作,吕产的党羽亲信慌乱,不敢战斗;刘章追逐吕产,在郎中府(宫廷禁卫官司令部)的厕所中将吕产杀死。

  刘章杀了吕产,少帝刘弘派谒者(皇家礼宾官)持皇帝之节慰劳刘章。刘章要夺皇帝之节,谒者不肯,刘章就强迫他一同上车,到处奔走招降,斩长乐卫尉(长乐宫保安官)吕更始。

  衣赐履说:显然,少帝被突发情况吓懵了,身边儿人出主意派个谒者持节出去了解一下,不管哪边胜了,都打赏!结果不成想,谒者竟然被刘章劫持了,呵呵。

  之后,刘章进入北军,向周勃报告情况。周勃那当然起身,向刘章拜贺说,最令人担忧的就是吕产,现在吕产被杀,天下已定!于是,周勃派出部队,分头逮捕吕氏家族,无论男女老幼,全部诛杀!

  第二天,九月十一日,抓获吕禄、吕媭,对吕禄立即处斩,对吕媭,则用藤条把她活生生抽死。再派人诛杀燕王吕通,罢黜鲁王张偃。

  衣赐履说:从杀吕禄和吕媭的方法和态度上看,吕禄恐怕并没有做多少坏事,只是不死不行罢了。但女侯爵吕媭恐怕人神共愤,生生被抽死,不知干了多少坏事。

  九月十八日,派刘章去齐国,就政变事,向齐王刘襄汇报,令齐罢兵。灌婴所统率的军队也从荥阳撤回长安。

  衣赐履说:注意,注意!这段虽然短,含意很深刻!为什么派刘章去通报刘襄?难道仅仅是因为刘襄是他的哥哥吗?非也!陈平、周勃这些老江湖(老狐狸)厉害着呢!刘章在这次诛灭吕氏的行动中,居功至伟,周勃都没办法比(实际上,周勃在整个灭吕的过程中,犹犹豫豫,左顾右盼,毫无可圈可点之处,似有他虑)。刘章灭吕的初衷是什么?让他老哥刘襄当皇帝啊!然而,后来当皇帝的是谁?文帝刘恒啊!谁确定刘恒当皇帝的?陈平、周勃等人啊!讨论谁继承大统时,刘襄如果在,那场面多不和谐啊,所以,干脆一竿子给你支到齐国去,等你知道了新皇帝是谁的时候,黄花儿菜都凉了。这就是官场老江湖和生猛的新兵蛋子的区别,呵呵。

  先看吕后。吕后杀了不少皇室成员,比如,赵王刘如意、戚夫人,刘邦的另两个儿子刘恢、刘友,还有前少帝刘恭,但这不足以说明她要谋反,只是心狠手辣罢了。因为,在重大人事任免上,她完全遵守了刘邦的遗言,萧何死了用曹参,曹参死了用王陵、陈平,用周勃为太尉,这怎么看也不是要谋反、取刘家而代之的节奏。

  她被人诟病的是,违背刘邦的白马之盟,非要封吕氏为王而已。我理解,这不过是她想光大吕氏门楣、永保荣华富贵罢了,与谋反有个茄子的关系。

  我们前面也讨论过,一旦走上这条路后,就必须得走下去。先封死了的为王,再封一个活着的为王,发现宗室和大臣有反弹,那么,为了维护吕家的地位,吕后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封更多的王,来平衡力量。然而,也怪了,吕家的豪杰都是女子诶,吕后,吕媭,刘友的王后,刘恢的王后,都不是善茬子,偏偏就剩吕产、吕禄这两棵苗苗,按柏杨先生的话来讲,叫“荷花大少”,非但没啥野心,简直就是暖男诶,谁的话也信,对谁也下不了狠手,以致于吕后临死时交待的是这哥儿俩的个人安全问题,真是造化弄人。有人可能会问,那吕家兄弟怎么如此仁慈?不奇怪,刘邦的儿子,以惠帝刘盈为首的八个儿子,几乎也都是这个路数,包括文帝刘恒,也温良恭俭让得可以。谁让人家姓刘呢,呵呵。

  再看看吕产吕禄。关于这哥儿俩并没有谋反的理由,在文中已经说过很多了,最主要的是,文臣不是自己人,武将不是自己人,皇帝身边的工作人员不是自己人,封国诸侯也不是自己人,在这种情况下要谋反,会被人笑话的诶,呵呵。另外,谋反、叛乱得有个目标,得有步骤,先干什么、再干什么,联合哪些力量,依靠哪些力量,坚决除掉哪些人,对诸侯王怎么办,是灭了姓刘的,换成姓吕的,还是挟天子以令诸侯……这些东西,什么都没安排,非要说人家要谋反,我只能:噗嗤……

  直接原因:吕后、吕媭凶狠,想杀谁就杀谁,大家害怕,吕后活着时没办法,吕后一死,立即开始行动。

  附加原因:吕氏无功,凭什么封王?周勃、陈平、灌婴、郦商立功无数都没封上王!还有,那个给周勃、陈平牵红线的陆贾,也是立过大功的人,连侯都没封上,你吕家的荷花大少凭什么当王?!是可忍,孰不可忍?

  最后一个问题:为什么要诬以谋反?因为,只有这一条,可以将吕氏一网打尽、斩草除根,永远翻不了身。

  其实,陈平早就告诉我们了。当初,吕后要给吕氏封王,右宰相王陵反对,而陈平、周勃支持。王陵质问他们,陈平说,于今,面折廷争,臣不如君;全社稷,定刘氏之后,君亦不如臣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本类最新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三女神同台献艺 尊龙赞助爱玩演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酱香通鉴吕产吕禄两个“荷花大少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大学毕业后档案要怎么办?档案包括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吕后的民间形象为何比较差劲?因养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王的女人》胡亚捷饰吕公 被赞“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尊龙娱乐2018德国大师赛首日:特鲁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个人档案有什么用?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印度力量势头强劲 尊龙娱乐助力
 
 
 
 
 
 
本类热门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抖音M哥因我的将军啊歌曲火了 M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DC娱乐和华纳兄弟将与8月推出DC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汉平诸吕之乱: 吕后死老臣周勃陈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你知不知道自己的人事档案放在哪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吕氏四人封王、尽掌军政大权因何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松江新加路尊龙物流突发火情 油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王的女人》胡亚捷饰吕公 被赞“

产品类型:[!--pbrand--] 涵盖功能:[!--intro--] 主要功能:编辑

年会开得好员工才骄傲!玺尊龙主题
 
 
 
 
 
 
推荐新闻